1+2”不简单

浏览量:23 次


“通透品数学,思实践课堂。”北京市丰台区小学数学低年级中心组成立五年来,致力于对低年级数学的教学展开研究。中心组在实践中发现,丰台区任教低年级的青年教师中高学历者居多,由于教材简单,一部分青年教师觉得可教内容不多,在学生活动上也缺少设计。课堂上教师语言无法和学生语言对接;有时是教师设问不到位,有时是学生回答令教师不知所措。为此,中心组开始对本区低年级数学教师进行长期、系统的培养,“1+2”融合教研就此诞生。



“1+2”探索低年级课堂教学方式


“……眼睛看前面, 左右对对齐, 向前看,一二一……”

“这么好听的一首歌里原来还隐藏着丰富的数学知识呢!那我们这节课,就用你们发现数学的眼光,来帮小动物们解决问题……”

日前,在北京市教育学会小学数学教学研究分会的现场,北京小学丰台万年花城分校的教师冯林用一堂一年级数学课——《排队中的问题》展示了她在“1+2融合教研促教师专业发展”中的研究成果,即:小学数学低年级解决问题策略专题研究。

刚一上课,冯林老师就通过播放《排队歌》引出课程主题——从题目中发现数学问题并加以解决。紧接着,冯老师播放了一段录音:“……从前面数,我排在第4个;从后面数,我也排在了第4个……”引出课堂需要解决的问题“一共有几只小鸭子?”北京小学丰台万年花城分校一年级的同学们纷纷在座位上抢答,“8只!”“9只!”“10只!”

“到底是几只鸭子呢?现在出现了不同的答案,怎么办?”冯老师循循善诱。

“小鸭子说,我前面有4只,后面有4只,所以总共8只……”“小鸭子排在第5个,所以是10只……”同学们回答依旧积极。

“好,那我们再听一遍小鸭子的话,看看你能发现什么……”

……

在课堂上,冯林老师通过创设情境,引发学生的认知冲突,让学生首先明白解决问题需要先读明白题目,进而在交流中初步形成一些审题的策略,比如让学生回忆小鸭子的话、用自己的话转述小鸭子的意思等。在学生通过多种阅读策略读懂题目之后,冯林老师又通过“借助表征想清楚”“解决后再查一查”和“回顾反思谈收获”等策略让学生积累解决问题的方法,从而提高学生解决数学问题的能力。



“1+2”远远大于3


在成立之初,丰台区小学数学低年级中心组就发现本区低年级教师结构方面存在问题,因此也萌发了“如何使本区小学低年级数学教师队伍结构合理化”的思考。为了解决这个问题,“1+2”融合教研也因此“应运而生”。“1+2”指的是一、二年级的联合,即“以教研员为核心,以组长为骨干,以组员为主体”组成的学习研修共同体。研修共同体在成立之后,以全区教研为核心,小组活动为载体,开展了一系列针对教师培训的读书、讲座、实践活动等。

一本本数学专著,一页页读书笔记,一次次读书交流活动,不断冲击着教师们的固有思维,也在潜移默化中改变着教师的教学行为,促使教师养成读书习惯。系列专题讲座拓宽了教师的视野:布鲁纳的人类认知理论,使年轻的教师意识到要给学生展现思维的机会;画图能力的培养在具体策略上给予教师引领;小学低年级推理习惯的培养又从教师设问、教师评价、学生理答三方面给予教师具体策略,引导教师关注学生推理习惯的培养……

研修共同体成立几年来,在教研员的引领下,各小组围绕具体的课题、专题展开实践反思。在此过程中,丰台区低年级教师队伍先后涌现出11名市级骨干教师及一批区级骨干教师。“‘1+2’的联合教研方式,促进了区内教师间的交流与合作,促进了区内学校间的均衡发展,也促使低年级教师不断学习、实践、反思,从而提高不同层次教师的专业水平,逐步实现丰台区低年级数学教师整体结构的合理化。”丰台区教研员马明燕发自肺腑地说。


□文/本报记者 胡畔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1+2”不简单